中联数据过会:IPO之路波折,科创板改道创业板,营收50%来自京东

这家公司成功过会!IPO之路曾有过波折,营收近50%来自京东...

去年10月冲刺科创板的中联数据,但审核期间有管理层离开公司并转让股份,导致IPO进程终止。

此后,中联数据转向创业板IPO。12月23日顺利通过创业板上市委审议,将登陆A股。

从科创板成功改道创业板,中联数据是一家专业的互联网数据中心IDC服务提供商,京东是公司第一大客户,今年一季度京东的销售额占营业收入比例达45%。

京东IDC服务商

创业板2020年第59次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于12月23日召开,艾录股份、中联数据和新瀚新材3家企业首发上会,都获通过。

中联数据是一家专业的互联网数据中心IDC服务提供商。目前,中联数据管理运营6个互联网数据中心,机柜总数合计超过10000个,管理服务器数量超过10万台。中联数据服务于电商、视频、大数据、云计算等互联网细分领域客户,主要客户包括京东、字节跳动、快手科技、阿里云、腾讯、华为等知名互联网企业。

业绩方面,2017年至2020年第一季度,中联数据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75亿元、6.45亿元、8.29亿元、2.5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755.16万元、3576.91万元、7293.28万元、3083.34万元。

这次IPO中联数据拟发行不超过2000万股,拟募资12亿元,用于中联绿色大数据产业基地项目。

今年以来,IDC一度成为A股市场热点,所谓IDC是互联网数据的承载实体,也是现代信息社会最重要的底层基础设施之一,海量数据资源的存储、传输及交互都需要依托于IDC。

从行业竞争格局来看,IDC服务行业呈“三分天下”格局,玩家主要有基础电信运营商、专业IDC服务商和云服务商。而中联数据作为专业IDC服务商之一,主要采取租赁模式开展IDC服务,即租赁上游运营商的数据中心为下游互联网客户提供IDC服务。

中联数据前五大客户中,对京东的依赖最为严重。2017年到2020年一季度,中联数据对京东的销售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7%、73%、55%和45%。尽管对第一大客户京东的依赖逐渐降低,但整体前五大客户集中度趋势不减。

就客户集中问题,中联数据表示:服务于头部互联网企业的IDC企业容易呈现客户集中的现象,公司也在积极拓展新客户。

科创板改道创业板

除了京东IDC服务商的身份外,中联数据从科创板转战创业板的经历也颇为瞩目。

去年7月9日中联数据申报科创板获受理,3个月后公司主动撤回IPO申请,于去年10月31日终止审核,其间公司仅回复了首轮问询。

就终止审核的原因,中联数据在招股书中透露,公司在交易所审核期间,原实控人之一的李凯因自身原因退出中联数据的经营管理,于2019年10月15日辞去中联数据董事和副总经理职务,并拟转让其直接持有的中联数据全部股份,导致中联数据在去年10月31日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

招股书显示,2014年,周康、董岩、李凯三人共同出资成立中联数据,并在同年签署了《共同投资协议》。2018年6月,三人进一步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加强了“捆绑”关系。2019年7月9日,中联数据递交招股书拟于科创板上市。仅三个月后,李凯辞去发行人董事、副总经理职务,并退出一致行动人关系。同时,将其直接持有的全部12.75%股权,以7.18元/股价格转让给周康、董岩、上海鼎莫和红杉悦盛。

李凯辞职为何辞职,中联数据在招股书中解释,系经营过程中与其余实控人产生分歧,分歧主要存在于寻求开拓重资产模式的方式以及业务拓展地域方面。

中联数据表示,李凯主张与地方政府合作进行IDC资源的整合开发,以此进入自建数据中心的重资产投资;而周康、董岩则认为应该根据客户需求寻求开拓重资产模式。此外双方在业务拓展地域方面也存在一定差异。

12月23日创业板上市委审议时,仍关注到李凯离职的情况。上市委要求中联数据结合李凯任职期间主要职责和主要贡献,以及离职后竞业禁止的情况,说明李凯离职对发行人的主要影响及潜在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终止科创板IPO后,中联数据随即在去年12月与华泰联合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转向创业板IPO。今年7月6日深交所受理中联数据IPO申请,并最终顺利过会。

另外,作为科创板IPO首家主动撤单的企业,木瓜移动也改道创业板IPO。今年7月28日深交所受理木瓜移动IPO申请后,目前公司已回复了首轮问询,仍在上市过程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