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亿美元天价罚款背后:一粒止痛片“击倒”一家制药巨头

药物上瘾一直是美国影视剧中表达的重点,一旦接触到阿片类药物,就会很难控制这种瘾。

近日,麦肯锡被曝出了一个巨大的丑闻。据报道该公司作为阿片类药物生产商普渡制药的管理咨询方,曾提出过多条恶劣的建议,成为普渡制药在美国阿片药物滥用如此严重的情况下继续增加“奥施康定”销量的幕后推手。

而此前多家媒体报道,美国普渡制药(Purdue Pharma)承认该公司在美国阿片类药物泛滥的危机中扮演了丑恶的角色,通过行贿等方式怂恿药店和医生大量推广该公司生产的阿片类药物“奥施康定”(OxyContin)。

据央视财经报道,2020年10月21日,美国司法部副部长杰弗里·罗森声称,“在今天宣布的全球和解协议中,普渡制药承认在2009年到2017年期间犯有三项重罪(包括欺骗美国和违反联邦反回扣法)。除了这三项重罪外,该公司还同意支付35.44亿美元刑事罚款以及20亿美元刑事罚没款,在那之外还承担28亿美元民事罚款。”最终,普渡制药公司承认三重罪,认罚约合545亿人民币的高额赔偿金,并宣布破产。

而在这场风波的背后,是一粒因疼痛而生的药片——阿片类药物。普渡制药的故事因为它开始,也因为它结束。

成也它,败也它

奥施康定的诞生成就了普渡制药,而普渡制药也因它的负名受到多项指控并最终宣布破产。

普渡制药的故事,要从半个世纪以前说起。来自医生世家的萨克勒家族的三兄弟盘到一家开在美国康州郊外的小型制药公司,三兄弟将它重新命名为普渡制药。这里是萨克勒家族梦开始的地方,也是奥施康定诞生的地方。

1980年左右,他们先是研发了一款名为美施康定(MS Contin)的止痛药。MS是硫酸化吗啡的缩写,Contin则指的是普渡独家研制的一种缓释配方,可以让身体缓慢吸收药片里的高剂量吗啡,延长药效。美施康定在英国和美国上市后,主要被推广用于癌症止痛,迅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因此也顺理成章的成为普渡制药的主打产品。

1990年,美施康定面临专利即将过期的危机,艰难抉择之后。普渡将目光瞄准合成技术简单、成本低廉的——羟考酮,这是一种诞生于1916年的人工合成海洛因类似物。普渡就将美施康定中的缓释专利Contin部分保留,再将硫酸化吗啡换成羟考酮。于是,口服缓释型羟考酮——奥施康定诞生了。

虽然奥施康定诞生的初衷是为了缓解癌症患者的疼痛,但是资本都是逐利的。普渡制药并不满足,而是通过游说政府人员、扩充销售人员、与医生合作来增加奥施康定的销量,这也进一步催化了美国药物的滥用。

风行一时并不代表风行一世,辉煌一时的普渡制药公司更是为自己“恶果”买单,受法律指控、接受调查、宣布破产似乎都是理所当然的结局。

美国民众的噩梦

站在风口上的普渡制药类公司对普通民众来说却是一场噩梦。

阿片类药物不仅能够缓解疼痛,还能产生一种欣快感,促使人们希望重复获得。也就是说,一旦沾染此类药物成为习惯,就很容易上瘾,对药物产生依赖。本是为疼痛而生的药物,到最后却成为美国民众的痛苦。另外,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美国人药物上瘾的状况竟然严重到如此境地。

据相关报道披露可知,2012年,医生开出的阿片类药物处方量已经足够所有美国成年人使用一个月。人们开始死于处方药物过量使用,到2016年,死于处方类阿片类药物的人数上升至17087人。

2015年,超过1/3的成年人(9800万人)服用过阿片类药物。许多雇主在雇用新员工之前会进行药检,这足以说明药物上瘾和药物滥用的严重性。

毫不夸张的是,过量使用阿片类药物的累计死亡人数远超于美国死于两次世界大战的人数,药物滥用给当代社会带来的危害远超于战争。

而且,最容易受药物影响的是美国的中低产阶层。合法和非法阿片类药物过量使用相关的死亡人群主要发生在没有学士学位的美国人。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拥有学士学位的白人在意外药物过量死亡中的比例一直为9%,而死亡人口中的2/3最高只接受过高中教育。

阿片类药物滥用的主要有加拿大(说英语的人群)、英国(特别是苏格兰)、澳大利亚、爱尔兰,还有瑞典。除了苏格兰,其他几个国家的药物滥用的悲剧结果与美国相比简直是微不足道。

而制药公司成为合法阿片类药物的最大获益者。根据此前的公开信息,萨克勒家族私人拥有的普渡制药公司已售出价值约300亿-500亿美元(约合1974亿-3291亿元人民币)的奥施康定。最近公布的法庭文件显示,该家族自身即获得120亿-130亿美元(约合790亿-855.6亿元人民币)的利润。

谁来为280万受害者负责?

2019年,普渡制药宣布破产,而以奥施康定为代表的阿片类药物滥用早已演变成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关于阿片类药物的相关投诉和警告并不是没有过,只是悲剧的结果却由人民来买单。

据美国媒体相关报道可知,2001年,FDA对奥施康定作出警告,这是FDA对处方药最严重的警告,意味着美国当局意识到了奥施康定对美国人生命带来的风险。

2007年,普渡制药被弗吉尼亚州检察官起诉,认为普渡制药在推广奥施康定时,使用了错误的标语,具有诱导顾客和医生的嫌疑。

普渡制药承认了上述指控,并支付了6.3亿美元罚金。但是,针对普渡的诉讼并没有结束,而是一个接一个出现,截至今年,已累计超过1600起。

但这些警告和控诉并没有影响普渡制药的“继续发展”,普通民众仍是最大的受害者,谁来为他们负责呢?然而并不能将悲剧的发生仅仅归结于普渡制药公司、FDA、美国疼痛学会,这一悲剧的发生是“多人”合谋的结果。

事实真相的背后更是反映了美国医疗现状和所谓的“自由市场”美国经济已经不是为普通民众所服务的了,而是与企业、管理者、服务者、政府和法律成为共犯,才造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而医生们在这场灾难中更是难脱干系,尤其是早期,他们不谨慎地开了过量处方。并且在资本家的营销宣传之下,医生们也一直在为美国的药物滥用“出力”。

其实,药物本身并没有错,它的舒缓止痛作用对于癌症患者可谓是福音,也体现了人类医药研究的进步和创举。只能说,错的是滥用药物的人。

(原标题:21解药|83亿美元天价罚款背后:一粒止痛片“击倒”一家制药巨头)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